【羽慕】南方有鸟(上)

*发了断后路【。


“南方有鸟,其名鹓鶵,子知之乎?”

    难得平静的几天,羽人非獍不用出勤,来到岘匿迷谷探望蠹鱼孙。
    蠹鱼孙是很老很老的神鱼了,生活在冰湖里。羽人非獍记得它爱吃馒头,就捎些,以他的速度抵达时馒头总还热乎乎的,然后就可以摆在岸边,坐到远些的地方拉他喜爱的胡琴。
    一曲奏不到一半,蠹鱼孙就咕嘟嘟浮出水面,叼走温度尚可的馒头。
    他和鱼没有什么交流,哪怕那是爱聊天的蠹鱼孙。

   ...

【香樱/香独秀x拂樱斋主】三花不要了

   *ooc预警
   *邪教预警
   *包甜

     集境的芜园楼主不知第几次捧着旅游指南来到苦境,翻过了几座山淌过了几条河走到册子里写着“苦境著名粉樱胜地”的所在。 
     看了一眼插图,看了一眼跟前,再低头看了一眼插图。 
     身前最活泼的景色只余尚吊挂在门匾勤恳吐丝的蜘蛛,以及……稀稀拉拉缀着几朵花苞的樱树枝干。 ...

【羽慕】似乎寸山

苦境有一处风水宝地名为琉璃仙境,人尽皆知。

琉璃仙境的山崖下有一处岘匿迷谷,崖底慢悠悠打着拳的仙长——现在知了。 

缥缈云起处,风动白衣人。

白毛白衣的仙长,正是三教先天之一的剑子仙迹。


彼时剑子仙迹正在风光秀丽的琉璃仙境作客,仙境主人素还真与他煮茶博弈,管家屈世途又蒸了一屉莲子糕来就茶。

对面执子的手忽地一顿,面露忧色:“前辈不日将有灾劫啊!” 

剑子仙迹闻此并不多在意,这时限他多有估量,只一捋鬓边的白毛:“耶~上次去了龙烟宛,今次不如往佛剑好友那吧。”谅必不解岩处瀑布深穴,多的是坚硬磐石,灾劫轻易便祛。 

“前辈不回豁然之境稍作准...

水出泉先【5】

*霹雳/金光
*本节主缜砚,羽慕摸鱼emmm

浅滩的鱼苗们炸开了锅,总是远远地在六角亭演奏二胡的少年人不再用魔音干扰它们的愉悦了,可是鱼生并没有变得美好。
少年人驻扎在礁石上,像模像样支起了——钓竿!
这是挑衅啊挑衅。
胆大的鱼苗去钓线垂下的水域侦查敌情,回来后咂巴着嘴直吐泡泡:小虾真好吃啊!
侦查鱼安全回来了?还管饱?这少年人莫不是个傻的?
于是一波一波的鱼苗去蹭投喂了。
羽人非獍有些无奈。他的竿没扯钩,鱼钩太利,只将饵食在鱼线尾端扎上,就碰运气似的丢进水里了,却引来了一群嗷嗷待哺的鱼苗。
好几日了,他怎么不来?

三日前的海境御膳房。
“砚寒清!”北冥缜低哑的声音在门外响起,砚寒清手上一顿,正舀着羹的汤匙...

瘫痪日常2

我是谁,我在哪,一个完全脱离轨道的2……【x

“楼主啊,可要抓紧咯~”公子开明化出降妖宝杖抵在躺椅背上一推一送,温皇就乘着座驾加速驶离了云端,依旧悠然自得的温皇暗使了劲捏了捏轮子。

于是,落地的时候——并没有血腥惨剧的发生。

 “哈,做得好啊,无双~”

——也不能说是没有,毕竟躺椅不会流血,也不流泪。

 

修儒端着浸满伤患换洗纱布的一盆水出来的时候,便看见树下一人斜卧在疑似躺椅零部件的狐裘上,天不动我不动地摇着扇子。

“呃……是温皇前辈?请入内吧。”

修儒安置好水盆,转眼见这人发间沾染了片叶,思量着要不要出声提醒。

“恩。”温皇已经出声答应,又眯了眯细长不...

某:可以看你的球球吗?
鹤老:…白痴吗【捞

「(゚ペ)

我爱他
我不爱他
我爱他
我…

【霹雳 雅心/羽慕】四魌巷杂记

*主雅心/羽慕,掉落四魌界老牌酱油

*也许会有后续【我每次都这么说=-=


惊骇的景象

残酷的事实

怀抱逐渐冰冷的身躯

再一次痛心疾首

再一次不敢置信

为何转眼之间

又是阴阳两隔

(刀无极:“无心,无心啊……”)


“噗嗤——”

刀无心悄悄将眼皮撑开一条缝,看见原本就苦大仇深脸的阿爹一副西子捧心的态势,不由把脑袋上及其上的绒毛又往那鼻尖拱了拱。

“哎呦!”被赏了个爆栗的刀无心从刀无极怀抱里一个侧身翻滚出来,退开几步拍拍蹭了满身的泥。

“臭小子,差点害得本主席酝酿了半小时的演技破功!”

“什么主席哦,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戏码你也要接……”刀无心还低头嘟囔着...

水出泉先

2~4,4需慎点
*霹雳/金光
*主羽慕,掉落缜砚王相

【2】
慕少艾第一次出海境的时候,先去见了师相欲星移。
鲛人的鳞片可拨下,虽是稍有痛感,也无甚大碍。慕少艾是来询问方法的,欲星移也就如实以告。恰逢鳞王来浪辰台,就被制止了下来,将此事派给了同出鲛人一脉的砚寒清。

“砚……寒清。”海境三皇子北冥缜进御膳房的时候,那名外境之人正准备给愁眉苦脸的尝菜官上药。
如今的锋王已沉稳不少,不见万事以皇室尊优。他朝慕少艾点点头,随即接过伤药,拨去那抹刘海。
“别动。”鬓角处脱了块微小鳞片,略微发红,在砚寒清的动作下稍离了离北冥缜的指尖,又停住。
“殿……殿下。”
低着头看不清眉眼也知他表情定是窘迫无奈。
北冥缜不由握紧...

水出泉先


*金光/霹雳
*主羽慕
*原本只是想发个情人节糖,然后变成了坑,先存一点吧_(´ཀ`」 ∠)_

【1】
太虚海境来了不速之客,鱼苗们都说那是位师相捡回来的外境之人。
 
御膳房内。
“唉……啊嗯……唉。”蓝色官服、浅金发色的尝菜小官兼太医令正以银针一一挑过桌上布下的几道菜品,一边悠悠地叹气。
“砚仔啊,都说了这些菜很安全啦~”桌边一人黄衣袍袖轻笑着,一边又剥了好几粒虾米入口。
“唉,你怎么和龙子一般偷吃。”砚寒清银针钉下不消停的筷子。
“以身试药,是医者的本性。”那人索性弃了筷子,摸向玉杯:“嗯?竟不是前几日的玉露了?”唆了一口又道,“是苦茶,叫什么名?”
砚寒清闻言这才抬了抬头...

朱痕染迹的碎碎念

好早的存稿。。。混一发


1.朱痕染迹一边擦拭着西洋长笛,一边在想:慕阿呆十足的偏心。哄阿九下雪了他便回来,水晶湖同羽人道了暂别,完了巴巴儿地跑到落日烟来,连欺瞒也无,还打发他帮忙拾掇生前身后,真是白捡的坏朋友……
想到这里,他哈了一口气,在笛管上结了白朦一片,又有大片的雪落下来。
背后屋里添了暖炉,总也不至于冻着某位姑娘的。
“所幸,有朱痕染迹在的地方才叫做落日烟。哈,这就下雪了。”

2.朱痕染迹捡到慕少艾的时候,是在一座荒岛。真的是荒岛,还是落了雪且风嗷嗷的那种。边缘上系着只竹排,没有帆,依旧被吹得快散了架。
远远只看见一红一白两个身影。红衣的红发高束,白衣的白发披散。二人围着个粗糙的火堆子,上...

瘫痪日常

大概是清明的段子?快忘了要写什么。。大概会有后续。。。吧

“凤蝶。”神蛊温皇说着只在躺椅上换了个姿势。
“主人?”凤蝶放下手中托盘,仍站在原地。
“哎,”温皇摇了摇手中羽扇,叹口气接着道,“附耳来。”

三日后,还珠楼主被凤蝶连人带躺椅扔出了还珠楼。
史艳文和天地不容客正欲登门,不由停下脚步。
“温皇……”史艳文面露担忧。
天地不容客上前一步,面具下只见眉头微蹙:“你——”
“噫~二位是为银燕而来吗?”躺椅上的人说罢翘起了脚。
“银燕怎样了?”史艳文上前欲询问,被盾牌拦了一步。
“银燕下落不明,我们也正在找寻。”天地不容客挡在史艳文身前,怒视悠哉的某人。
“哈,”温皇微阖眼,“两位既来,不若帮吾一个……”
“不...

兔仙人和斑猫

有一个兔仙人,两百年一十年,化成十岁的模样。
有一只斑猫,一十年,总也九岁的模样。
一十年前的很久,兔仙人伴着个粉头发粉衣裳的斋主。矛盾的人,衣冠优雅,举止粗鲁,说故事也不耐烦,动辄拧她的耳朵,三不五时藏起她的零食,藏的地点还没有新意。
一十年前的很久,斑猫陪着个黄衣襟头毛白白长寿眉够绑麻花辫的药师。懒虫不离身,翘腿抽烟讲古,虐待童工爱好美人,和猫鸟鱼是好朋友,嫌弃却热衷焦饭米糊。

兔仙人和斑猫在岘匿迷谷偶遇。
兔仙人来得快,斑猫懒洋洋。
“听说这里的鱼什么都知道。”
“嗯,知无不言。”

“怎不见他出来。”
“没有馒头。”
“恩?那暂歇吧。”

冰湖底下的蠹鱼孙气得吐了个泡儿。

兔仙人和斑猫真的闲聊了起来...

小免的魔法喵爪棒

又一百年,拂樱斋的樱花在开。
庭院石桌落了满满的灰,一只粉耳的兔子从上跳下。脖颈圈一琉璃环,环上坠一枚浅绿花盏,随了蹦跳起起伏伏。
环佩停止摆动的时候,小兔已到樱树下,一瓣花落在她鼻尖上头。
可恶,哪儿也找不到红萝卜千丈青,哪儿,也找不到你…
“哎呀!”身体忽然被抱起,不对,是一只耳朵被拎了去。小兔也不惊诧,只安稳窝在了那翎绿衣袍里。
——绿色真是一点也不好看。
看久了,也不讨厌。
惬意地被顺着毛,就见这人另一只手上正执了粉色喵爪棒!
“噗。”一团雾气里蹦出一个兔耳的粉衣少女,一把抢下喵爪棒,气鼓鼓瞪绿衣人。
那人也不说话,只笑着看她。
随后蹲下身捡了地上枯枝,也不管泥土沾了衣襟:一个圈,两个圆点,再一个小圈,两...

六月一日。
羽人枭獍小盆友因为上课拉二胡被课后辅导老师孤独先生罚了倒立一节课。放课后走在路上,他有些委屈,掌心也疼。
路过古林食堂的时候,赶上一个红绿灯。羽人停了下来。凌威正帮他爹准备食材,对着一大块年糕无从下手,一把拖了门口全神贯注抓娃娃的尹秋君进去。
绿灯了,羽人继续低着头过马路。
那头尹秋君手也没动,“刷刷刷”头发上琉璃片飞出去就把年糕切了片。里屋忙活的凌沧水抄起筷子,追着俩熊孩子溜圈圈。
羽人心想:我的刀比这快。
——不过只好留着自己切瓜,苦瓜。
一路低头,不知觉走到片芦苇荡,快有他一人半高。抬头只满眼的绿,远远能看见一点日头,拨开去的叶片在手掌拉出长长的红线。芦苇里忽然伸出一双手来,啪啪拍了块凉沁...

1 2

© 一黑今 | Powered by LOFTER